欢迎来找我玩啊互撩企鹅门牌1132623079
每一个人的内心深处都有一处最柔软的地方。
——YURU_蓝夏.
盾冬/锤基/哈蛋/Rocket&Groot/霜冬捅肾闺蜜组/虫绿/贱虫/快新/擎蜂/路蜂/孙撒/鬼使、小小黑白/...
*学生党更新不定
*这里蓝夏初三狗一只自带厚脸皮属性为人帅而不皮大可谈人生道理小可幽默风趣XD欢迎扩列扣1132623079 博@YURU_蓝夏. 贴@by蓝夏love
Facebook、IMVU@Ymira Wu
*二次三次兼浅混看各种电影CP各种博爱现主OPB盾冬副快新路蜂破蜂,名侦快新yys鬼使黑白童以及各类耽美漫西皮.
该认真认真谈人生该吊儿郎当吊儿郎当专业计算机业余爱好摄影欧美音乐电影hippop街舞轮滑美术科技心理学运动段子创作同时代理吉他美术各种创意app本人两大缺点自私虚荣不怎么努力对没错没有断句√

【快新】拙劣








*保持未泯的善心

*黑羽快斗人物设定架空

*欢捉虫





流浪街头的他蹲在角落与孤独为伴正数着下雨天从屋檐坠下的第一千零一颗雨滴时,湿漉漉的地面原本映出的苍白色天空被一把天蓝色的伞取代,遮住了他头顶的一片空白。



“喂,你没事吧?”


眼神呆滞地仰头望去。

他被收留在这个人的家——工藤宅里。





“那个,也不知道你叫什么……这是我的衣服,你不介意的话就先去洗个澡换上穿一晚上。”


“喂,洗完了先穿衣服再出来啊你——”


这个叫工藤新一的莫名其妙脸瞬间涨红起来,别过头急忙连推带撞地将他推进更衣室啪的一声关上门。


都是男的怎么了吗这都有反应?

喂,你还真好意思在那全裸着还不害臊。



说起初他对这个叫工藤新一的人根本不防备警惕是假的,当然,那都是后话了。









时间长河就是如此奇妙,日渐亲近,甚至产生了连自己都不清楚是什么样的一种感情。



有多少次他就要把心中想法说出口,却欲言又止。

或许我也学会了胆怯吧。害怕到最后连朋友都做不成。

黑羽快斗自嘲地笑了笑。

所以彼此只是仍装作像平常一样生活,只字未提。




直到有一天——


工藤新一收到一封没有注明发件人信息的简信。




一切都变得有些古怪,包括工藤新一,当即跟隔壁的阿笠博士和一个叫灰原哀的小女孩联系了短短几分钟后又开始把自己与外界所有人隔离,除了频繁跟电话那一头不同的人联系。听声音有时是讲着英文有时是日文的人,隐隐约约听到几个类似于FBI的字词。一切开始变得与他有些疏离,问阿笠博士和那个小女孩他们也是闭口不谈,他像是被所有人隐瞒了什么,偏偏就他一人被蒙在鼓里。













时针指在了下午4点半。



“要出去?”


“嗯,出去一趟……可能很晚回来,晚饭不用等我了。”



工藤新一深深看了他一眼,直径地走向玄关处。




不知道为什么,某个瞬间望着那个背影黑羽快斗有一种那人像是再也不回来了的感觉,很奇怪。

咔。

工藤新一离开后房间内一片死寂。


莫名有种被什么人扼住喉咙快要窒息的压迫感。


这种不好的预感越发越强烈。


无形的精神巨大压力下他的四肢活动不受大脑控制的猛地冲到了窗台边,一眼扫过视野中的所有物,大口大口吸取着空气。


人早已无影无踪。




只有一辆黑色保时捷静静地停在四周空荡的停车位内。





咔——




是钥匙插进门锁孔转动的声音。


出乎意料的是工藤新一没有如之前所说的可能很晚回家而是竟很快就回来了。


来人刚开门视线中还没映入家具摆设就被什么遮住,倏忽迎来了一个拥抱。


随即映入眼帘的是那双苍蓝色温和的眸子。


工藤新一感觉到身前人的环抱明显越发收紧,像是要抓牢挽留住什么东西,以防它悄悄从缝隙间溜走。


“你怎么了?快斗?”

“……没什么,突然心血来潮想教教新一做菜了,如果我不在家你又要叫那些营养不多的外卖了。”


“哎?”




“呐新一,我来教你刀应该这样拿,这样斜切就会切得更薄……”



身后的黑羽快斗附在工藤新一的背后,下巴埋进工藤的颈窝,修长白皙的手覆盖着手拿稳短菜刀。


厨房里一高一矮的身影暧昧交叠,较高那人时不时开几个玩笑像孩子般蹭蹭较矮那人嬉戏玩闹。



嬉闹间工藤新一都不像这段时间愁云莫展的工藤新一了,因为很久没有这样开心地笑了。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嬉闹间乱舞的那把刀对准的是他的心
尖。



“别装了。”





“怎么了快斗你……在说什么啊?”






“你知道吗,”
“你犯的最大的失误就是叫了我快斗。”
“因为工藤新一不会这么叫我。”





你是工藤新一。
你不是工藤新一。
你是谁。


我不是工藤新一。
我是工藤新一。
我杀了工藤新一。








所以我也会撕下你拙劣的面具,“工藤新一”。






大片殷红渲染了白色的墙壁,一片一片光晕般绽开,又犹如彼岸花开的绚烂。







黑羽立在血泊中笑了。




——从前别人看他的目光是躲避的疏远的,甚至是嫌恶的。


他只知道这个世界是冷漠的,唯有从天堂堕落到地狱才能看透世态炎凉。


日渐久远习惯了摸爬滚打,习惯了流浪街头,习惯了人心冷酷。


所以他也是冷酷无情的。

直到……


有一天他蹲在角落与孤独为伴正数着下雨天从屋檐坠下的第一千零一颗雨滴时,湿漉漉的地面原本映出的苍白色天空被一把天蓝色的伞取代,遮住了他头顶的一片空白。



“喂,你没事吧。”




FIN.

评论(10)
热度(55)

© YURU_蓝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