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找我玩啊互撩企鹅门牌1132623079
每一个人的内心深处都有一处最柔软的地方。
——YURU_蓝夏.
盾冬/锤基/哈蛋/Rocket&Groot/霜冬捅肾闺蜜组/虫绿/贱虫/快新/擎蜂/路蜂/孙撒/鬼使、小小黑白/...
*学生党更新不定
*这里蓝夏初三狗一只自带厚脸皮属性为人帅而不皮大可谈人生道理小可幽默风趣XD欢迎扩列扣1132623079 博@YURU_蓝夏. 贴@by蓝夏love
Facebook、IMVU@Ymira Wu
*二次三次兼浅混看各种电影CP各种博爱现主OPB盾冬副快新路蜂破蜂,名侦快新yys鬼使黑白童以及各类耽美漫西皮.
该认真认真谈人生该吊儿郎当吊儿郎当专业计算机业余爱好摄影欧美音乐电影hippop街舞轮滑美术科技心理学运动段子创作同时代理吉他美术各种创意app本人两大缺点自私虚荣不怎么努力对没错没有断句√

【快新】Where are you now

甜否虐否就看宝贝儿们自己定x
一块短篇小甜饼或小玻璃渣x
欢迎捉虫,请多指教x

或许你不曾听说过,但请原谅我还是忍不住想告诉你。
我确实善忘,但唯有这件事我至今仍记得。

那是一个黑发蓝眸的男孩。
简约的黑色卫衣和浅蓝色牛仔裤,黑色清爽柔软的短发,即使是休闲风格的穿着也掩盖不住流露出的绅士风度,哦,还有那双蓝眸——我至今都记得那眸子中让人捉摸不透的神秘。

那便是我第一次见到他。

“美丽的小姐,”我看到他向我走来,一手拿着一枝不知何时从哪变出来的玫瑰,微微鞠躬,另一手优雅地置于身后,将它距离不远不近刚好递到我面前。“请允许我为您送上一枚适合您的美丽的玫瑰。”
“啊……”我先是讶异,对这突如其来的陌生人举动稍作迟疑而后接过,“谢谢……不过我没说错的话,我们似乎并不相识?”
他没有回答,只是继续他的话。

“您的眼睛让我想起一个我所认识的人。”
他直起身,那双绝美的苍蓝色眸子毫无拘谨地直望着我,我不由不着痕迹地快速将目光移向别处躲闪。
“我的眼睛?”
“是的,很清澈很纯真……但那个人的眼睛对于我来说才是独一无二的。”

至于后来不知某种原因他说了些什么我也记得有些模糊不清了。
以至于我一直以来很好奇唯一清晰地记录在脑海里的他所说的“那个人”是谁,与他是什么关系。

朋友?亲人?或是恋人?

这个问题大概也就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不了了之遗忘在我长长记忆的银河里罢了。我想。

毕竟这个世界这么大,我也只是跟那个少年有一面之缘,在茫茫众生之中恐怕再难相遇了。

可事实说明这个世界确实就是这么的小,没错,我再一次遇见了他。

两年后。

我伸手拿出书架上的一本书,书本旷出的位置使我透过空格看到一双苍蓝眸缘分奇妙般呈现。

彼此微微愣怔了零点几秒。
“久违,小姐。”
他率先开口,对我微微一笑。
“久违……”稍稍停顿了一会,我又似乎想起了什么,“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他并没有回答,而是将目光落在我手中的书上。

那是一本比较普通的书,我只是觉得书名很有趣便从书架上拿出了它,也便再一次相遇这个少年。
书名叫《福尔摩斯探案集》。
“您也喜欢看推理书籍吗?”
他的脸上开始浮现像是回忆韵味着些什么的神情。

“呃……不……这其实是我看着觉得有意思就不经意拿的……”我解释着,又接道,“你很喜欢吗?”

他听后点点头,又摇摇头。

“因为那个人很喜欢。”

那个人?

恍然间那个差点被我遗忘在角落的心中的疑惑被不经意间唤醒。

“是你上次说的那个少年……?”
“对。我记得我跟您讲过我们的故事……只是我目前仍然还未找到他。”

某种名为记忆的闸门一下子轰然被打开,水溢出来流遍尘封许久的池地逐渐将其灌满。

他叫工藤新一,是个一直在追击某个黑暗组织的侦探。

他叫黑羽快斗,是个魔术师,一直辅佐侦探追踪黑暗组织。

这个组织似乎暗中势力巨大,日本公安精英人员、名侦探和当年的怪盗基德不懈追击它不说,就连美国的FBI和CIA都为了追绞它而出动了王牌精英和庞大的人力物力花费了长达不知多少年的时间。

只不过这个组织的总部早在五年前终于被多方合作进攻激战一天一夜后粉碎,散布全球各地的黑暗组织分部群龙无首,随之全盘崩溃,只有少数犯罪人员仍在逃。

那天,是他们和那个组织决一死战最后历经千辛万苦赢得最后的胜利的晚上。
也是工藤新一在东京桥上的重大爆炸中失踪的那天晚上。

工藤新一一把推开了黑羽快斗最后消失在硝烟弥漫的茫茫火海中。

海面搜救连续打捞了三天三夜,打捞无果。

他一直以来都坚定地相信他还活着。

哪怕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潸然泪下地说他死了。
他也会说,不可能,他可是死神啊。

这并不是自欺欺人。

……

从沉浸回忆的汪洋大海中破水而出,恍然间跌落现实。

“能否冒昧地问一下,这位工藤先生和您的关系是……?”
我欲言未尽。
在好奇心与要礼貌的自觉性之间处于有些尴尬的境地。

“没错,我们是恋人。”
他似乎顺其自然毫不在意,很坦然地解答了我心中的疑问,又紧接止住接下来我欲到喉头的话。
“没事,您完全不用怀有什么愧意,这没有什么的。”
他微微笑了笑,是发自于内心的。
我愣滞了一下,随即也回笑了笑,快活而轻松愉悦。

铛——
铛——
铛——
铛——

书店的老式挂钟缓慢平稳地敲打出苍老而沉着的钟声。
“我想我该走了,一个小时后的飞机。”他抬了抬手上的腕表,感叹时间太快略带遗憾地看着我。“我会找到他的,就算沧海桑田。”

“那么,祝你早日找到自己的爱人,好运。”
我轻松自然地加深了微笑。

“谢谢你,美丽小姐。”他转身,留下一个回头和一个挥手告别,“再见。”

“再见。”

【Where are you now…
你如今身在何方...
Atlantis…
亚特兰蒂斯...
You were the shadow to my light...
你是我生命中的一道闪影...
Did you feel us?
你能感受到彼此的存在吗?
Another star...
下一个开始...
You fade away...
你逐渐消失...
Under the sea...
沉没于汪洋...
Under the sea...
沉没于汪洋...
Where are you now...
你如今身在何方...
Another dream...
又一场梦境...
The monsters running wild inside of me...
狂野的野兽驰骋在我内心深处...
Another star...
下一个开始...
Alive.
活着.】

FIN.或TBC.

此系列文过段时间蓝夏会尝试再写一篇姊妹文,CP不定可能透新,想要什么CP宝贝儿们可以告诉沃,,亲亲抱抱举高高,,,

评论(4)
热度(29)

© YURU_蓝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