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找我玩啊互撩企鹅门牌1132623079
每一个人的内心深处都有一处最柔软的地方。
——YURU_蓝夏.
盾冬/锤基/哈蛋/Rocket&Groot/霜冬捅肾闺蜜组/虫绿/贱虫/快新/擎蜂/路蜂/孙撒/鬼使、小小黑白/...
*学生党更新不定
*这里蓝夏初三狗一只自带厚脸皮属性为人帅而不皮大可谈人生道理小可幽默风趣XD欢迎扩列扣1132623079 博@YURU_蓝夏. 贴@by蓝夏love
Facebook、IMVU@Ymira Wu
*二次三次兼浅混看各种电影CP各种博爱现主OPB盾冬副快新路蜂破蜂,名侦快新yys鬼使黑白童以及各类耽美漫西皮.
该认真认真谈人生该吊儿郎当吊儿郎当专业计算机业余爱好摄影欧美音乐电影hippop街舞轮滑美术科技心理学运动段子创作同时代理吉他美术各种创意app本人两大缺点自私虚荣不怎么努力对没错没有断句√

【擎蜂】杯子里的柱子



*ooc ooc ooc,标题骗人标题骗人标题骗人,欢迎小天使们捉虫qwq

*然后就是沃爬CP墙了现在吃OPB babb还有威蜂破蜂还喜欢ko的骚气这样的沃你们还爱吗😂






Optimus一脸诧异,包括在场的所有博派们。

与霸天虎一支残余势力小型队伍的战斗,他看见聚能光炮径直朝向Bee的瞬间肢体几乎是下意识地不顾一切冲了过去重重为小战士挡下了一击。

然后他的机体如影像般就在一霎那间在众人讶异的目睹下奇迹般地缩小了。

几个博派解决完最后一个虎子的量产机准备返回基地,对于两人之间莫名不清的事大家都是心知肚明,漂移他们纷纷自觉将护送变小的Optimus交给救护车检查这突发事件原因的重任交给了Bee。

还未完全从一眨眼发生的一系列事件而生的震惊和复杂的情愫中脱离出来的Bee笨拙木讷地弯下腰,小心翼翼地用手捧起了这个与之前迥乎不同的领袖变形为载具跟上小队直奔基地。

—————————————————————————

要不是今天真真实实摆在眼前奇异变小的领袖,救护车一直都不知道狂派的科技领域境界居然已经达到了这种地步。

了解了情况后的救护车已经多少猜到一旁的Bee正深陷自责了。在未知这是对方的什么新型属性武器前,救护车想看来他又需要通宵几天钻研这种科技原理和想办法怎么将他们的领袖复原了。


“哎,我说,”十字线倚靠在栏杆上,“要知道以我们这些大老爷们庞大的体型没准哪天一个不经意的转身就不小心把小得可怜的领袖踩成碎片了,这期间我想我们需要一个代理领袖...”

不到一秒内原本以为Bee正沉浸于自己的世界无暇顾及他的十字线收到了来自一个明黄色机体的诡异的凝视。

“...当我没说。”行行就你家大哥最有能力了。

十字线腹讥着要不是领袖现在的形势对于Bee来说嗯...他早就跟他抄起手干起架了嘿事实证明他多懂事。


“那么...在我研究出解决方法之前谁来照顾Optimus?”

救护车紧盯仪器的视线转而抬头投向身后几个TF。


“喂喂不是吧你....你让我们几个只会打仗的大汉去照顾孩子还不如派任务给我们去打打杀杀。”

救护车又将目光移向另一边一小坨TF环顾了一番,只见他们相互彼此看了几眼便一个个都吹起口哨故作无所事事的样子,随后所有机体又像捕捉到了什么一样极其默契、齐刷刷地将光学镜聚焦在他们之中身形矮小却显灵活的明黄色战士身上。


“Bee?”

“啊?”刚刚还在低头沉思飘忽地想着某些事情的Bee被一个声音拉回现实。

说实话那一刻大哥看见自己即将遭受袭击不顾一切去阻挡奔向自己的举动让Bee的脑内一瞬间是一片空白的。

他确实感到很内疚,大哥为了他而变成现在这样要产生不同的生活体验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恢复原样。

一直以来他明白自己对大哥的某种情愫却不知道大哥对于他抱着的是怎样的心态,会想起平常有些欲盖弥彰的行为举止和不久前发生的事让Bee不禁有些奢想大哥会不会...也对他有着同样的感情?

当然,当Bee反应都没反应过来自己又接下了一大重任这些都已经是后话了。





自从Bee接管照顾大哥的任务,他就天天像捧着宝贝一样抱着一个内壁铺垫着柔软的手帕的杯子在基地里荡来荡去。


“大哥你需要能量块吗?”

“大哥你累吗要休眠一段时间吗?”

“大哥大哥...”



漂移冷静地双手抱臂觉得这对Optimus照顾入微的Bee真的就差Optimus叫他麻麻了。

“那个...Bee,我想我现在只是需要充电了。”


“啊这是救护车临时为大哥制作出来的迷你型充电接口,我现在就帮大哥接上大哥试试合不合适...”

对于这几天Bee对自己比往常更加的热情悉心Optimus显然有点不太适应,他承认他对Bee怀着某种感情,但在不知道对方内心想法的情况下他确实不太适应。

Optimus酝酿了一会最终决定开口。

“Bee...虽然我现在因为不明原因变小了,但你其实没有必要这么细心地照顾我,我只是变小了,并没有那么娇贵...”


...要说起来倒也是,从前的Bee跟大哥说话永远都是羡慕崇拜地仰着头望着对方高大的身形,如今大哥竟变小到只有Bee的手心那么大,这感觉实在是太奇妙了。

Optimus感到对方一直没有停的发声器明显安静下来缄默了几秒,他正陷入尴尬开始回忆有些怀疑自己的措辞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不知是恰到好处的巧合还是默契小战士抬起头开了口。





“那个...大哥...抱歉。”


小小的Optimus拉开遮住头的柔软布料,翻了个身皱了皱眉,他殊不知这不经意的一个举动萌倒了倾心的Bee内心一片,小战士表面故作平静其实已经控制不住地在火种源内部的位置掀起了波涛汹涌。


“为什么要道歉?”

Bee又沉默了一会,似乎是在CPU中酝酿着如何组织他的语言悄悄打起腹稿。

“那天是大哥为了保护我才变成现在这副模样的,不然躺在这里的也许就是我了...大哥...谢谢你...我愿意为你付出我的性命!”

从小战士的光学镜中透露着一份坚定,在这相处的漫长时间以来在Optimus眼中小战士努力地一步步成长,有欢笑,有喜悦,有失败,有悲痛,如今他已成为能独当一面的合格战士。


“Bee,以后对于我你不用说任何有关谢谢亦或是道歉。”

Optimus觉得说出来已无所谓了,起码他表达了自己的心意,心中藏匿了多年以来的东西拿出来沐浴在阳光中也可以如释负重了。


“我喜欢你,Bee。”


Bee抱着怀里的Optimus与之将世界隔离于外安然入眠之际,他们不知道的是当原本带着设备来检查领袖机体情况的救护车不巧听见了一些对话看见了这样一番风景不禁咂咂嘴知趣地迅速退了出去同时带着这个八卦传遍了全世界。

——END.

评论(27)
热度(67)

© YURU_蓝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