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找我玩啊互撩企鹅门牌1132623079
每一个人的内心深处都有一处最柔软的地方。
——YURU_蓝夏.
盾冬/锤基/哈蛋/Rocket&Groot/霜冬捅肾闺蜜组/虫绿/贱虫/快新/擎蜂/路蜂/孙撒/鬼使、小小黑白/...
*学生党更新不定
*这里蓝夏初三狗一只自带厚脸皮属性为人帅而不皮大可谈人生道理小可幽默风趣XD欢迎扩列扣1132623079 博@YURU_蓝夏. 贴@by蓝夏love
Facebook、IMVU@Ymira Wu
*二次三次兼浅混看各种电影CP各种博爱现主OPB盾冬副快新路蜂破蜂,名侦快新yys鬼使黑白童以及各类耽美漫西皮.
该认真认真谈人生该吊儿郎当吊儿郎当专业计算机业余爱好摄影欧美音乐电影hippop街舞轮滑美术科技心理学运动段子创作同时代理吉他美术各种创意app本人两大缺点自私虚荣不怎么努力对没错没有断句√

【擎蜂】夜深



*碳基架空,刑警柱x杀人犯兼精神病人蜂,ooc属于沃

*注意法律形式什么的以中方为标准背景同。毕竟欧美法律沃还不是很了解如果装逼装错会很尴尬的。还有就是我知道这篇热度不高,我大概猜到更多人想看的是我往常文风中OPB之间萌萌的举动,然而这次虽说结尾HE却又深含带感,我希望与读者更多的是表达与沟通,欢迎能赏识我的读者们评论私聊交流

*扯着扯着就扯到3900z+系列...欢迎捉虫欢迎扩列欢迎找沃玩啊门牌1132623079




大学毕业季。

一大清早一名学生被室友发现惨死在宿舍,头一天晚上下着雨,尸检报告显示死亡时间处于凌晨1至2点左右,内脏被掏了出来,宿舍内没有监控,死者的室友中皆睡得很沉没有死亡第一时间目击者。

警方走访调查周边,最终找到一名目击者,也是住在这个宿舍里的大学生。


这名目击者显然不太愿意配合调查

“啊...我晚上经过宿舍有看过一个奇奇怪怪的人。”

“晚上几点?那个人的特征?奇怪在何处?”


这个目击者欲盖弥彰地摸了摸颈窝。

“...时间...不记得了。至于那个人,虽然晚上太黑看不清但那双眼睛跟别人不同我记得很清楚!至少我能肯定那个人的眼睛绝不是黑色。奇怪就在他手上提着什么东西,我跟他擦肩而过迎面就扑来一种很腥的味道。”

多年积累的经验告诉Optimus眼前的这个人的动作、神情都表明他在撒谎有所隐瞒。所以这个目击者换来的是对面压迫感十足令人心理几乎崩溃沉着而深不可测的眼神。

“啊...好吧,凌晨...2点左右。”

“嗯哼?宿舍11点宿管就门禁了,你为什么当时还游荡在外?”

“网吧!我去了网吧本来准备泡通宵来的...啊警察叔叔你可以调那里的监控那晚绝对有我出入的记录!”

大学生倏忽反应过来对面的刑警先生已经悄悄然将他列为嫌疑对象,终于急急忙忙开口说出有所隐瞒的事为自己洗脱。

晚上到了一定的时间宿舍会有门禁,所以如果实地调查完能证明这个学生没有作案时间仅仅只是一个泡吧的不良少年,那么极大的可能凶手就是这栋宿舍楼中的内部人员。


审讯结束,人员暂时拘留。


“大哥!你终于下班了!今天吃什么?”

Optimus刚下班出了门迎面就扑来了一个金发蓝眸的少年。

轻松地接住来人不经意露出的笑容,一天的疲惫一消而散,这个少年正如他的金发像个小太阳,如他的眼睛像天空般湛蓝,他总是能带给他阳光般的感染和快乐。

Bumblebee,即将毕业的机械系大学生,是个混血儿,父亲是美国人,母亲是中国人,父母长年在海外工作所以Bee一直是独立生活,但缺乏父母爱这似乎并不影响他开朗活泼的性格。

“Bee,你知道吗...今天你们学校出了事有人,死了。”

“啊...那件事今天一大早宿舍楼就拉了警戒线围了很多人,不管是班上还是群里都闹得沸沸扬扬呢,”少年纯净的眼眸睁了睁,“那个学生也死得怪可怜的,已是逝者还要被掀起那么大的舆论热潮说他生前如何如何,而且弄得全校上上下下人心惶惶的。”

Optimus凭借身高的绝对优势摸了摸Bee的头:“你这个粗枝大叶的小家伙感怀起来还挺有模有样的啊...这几天学校不太安全来我这住。”

“好啊你负责做饭哦...啊大哥...你别摸我头了摸头长不高啊...”

少年嘟起嘴的样子实在是...太可爱了。

Optimus内心深处不禁有些荡漾。

看着眼前表情丰富活跃的少年却不知道为什么...心中油然而生出一种笼罩着一丝丝不详的预感?

或许是太过于担心Bee了罢,凶手一日未捉拿归案就有一日连环作案的隐患,谁也不知道下一个受害者是谁,谁也不希望这种事落到自己头上。多年执行侦查工作靠证据说话的他也从不相信预感这种东西,没多久把这些自然而然地抛到了脑后。

他的首要任务就是尽早将这个“开膛手杰克”捉拿归案,平定那个地方无处不在的人心惶惶。

……

这个夜晚有些不同寻常,不知是白天的案件的影响还是他那所谓的直觉和不祥的预感降临并开始印证,Optimus翻来覆去地睡不着,直到后半夜昏昏沉沉地睡下,临陷入中度睡眠之际的他迷迷糊糊地感觉到身旁人的异常,瘦削的身形背着窗外仅存的路灯昏暗的光线,那人头发已被黑暗渲染得看不清色彩,只有一双幽暗的蓝色瞳孔在脑内挥之不去,随即是门把手轻轻咔哒一声的打开,木板沉沉碰撞在门框上。

—————————————————————————


不出乎所料的是第二天果然出事了。

这次的死者是与上一次相隔几层楼的宿舍房间,半身倒躺在下铺上睁大着眼诉说着被害的死不瞑目,内脏被残忍地掏了出来。一样的作案手法,相仿的死亡时间。

不排除外来人员混入作案的可能,一个下午的时间Optimus调了整栋宿舍楼出口从门禁开始的时间段的监控,凌晨2点48分15秒,一个令Optimus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身影出乎意料地出现在了画面中。

那个身影轻巧熟练地翻墙进了宿舍楼消失在监控视野中,在二十多分钟后再次出现在屏幕中又绕开宿管带着什么东西出来。

那天晚上携带着不明物的人。

绝不是黑色的眼睛。

监控里的身影。

被挖走的内脏。

和今天早上出门Optimus偶然发现的地毯上隐隐若现的血迹。


毫无疑问种种迹象和证据都指向了Bee。

杀人凶手。

“那杀人动机呢?Bee平时这么阳光开朗不可能跟谁结过仇这一点大家都有目共睹,况且他的生活水平算比较富裕也不可能为财杀人啊!”

Optimus一反往常地抛开了他的理智沉稳,无论是Optimus还是同一小组的同事们都不愿意相信这一点,这些年来Bee和这里每一个人都十分熟识,这个阳光的大男孩和局里谁都轻而易举地谈得来。可如今晴天霹雳般的事实无情地摆在那里让他左右为难。

况且大学即将毕业的Bumblebee已满十八岁,也就是说他已经具备承担刑事责任的能力。

“Optimus你先别激动...看到Bee那种情况不排除有一种可能……”


……精神疾病?

Optimus沉默着打开笔记本查阅了很久很久的资料。

『根据《刑法》第十八条精神病人在不能辨认或者不能控制自己行为的时候造成危害结果,经法定程序鉴定确认的,不负刑事责任,但是应当责令他的家属或者监护人严加看管和医疗;在必要的时候,由政府强制医疗。』

……

“大哥...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Bee率先打破了餐桌上的缄默。

虽然Bee平时看上去大大咧咧但他不傻,今天去局里等Optimus下班时周围人欲言又止诡异的目光和沉重的气氛他再迟钝也能感受得到。

还有那几天晚上他接二连三做的梦。

那分明一个个都在昭告着他他就是杀人凶手。



果然他观察到Optimus手拿餐具的动作微微颤动了一下。

“我想我什么都知道了,明天我会去自首。”

“Bee……那不是……事情有办法补救的!”


怎么补救?你是个刑警,杀人偿命,你的职责就应该是伸张正义。


少年也一反既往没有昔日那么热血冲动,他冷静地低着头,刘海遮住了脸看不到表情。

这句看上去平静的话却有力地哽住Optimus陷入无尽的沉默,视线有些模糊颠倒,以至于后来发生了什么,他自己也不清楚了。

就像断了片一样,记忆莫名其妙而又自然而然地从这第二天的晚上Optimus彻夜难眠开始。

准确来说是从头到尾保持着清醒观察身侧人的动静。

后半夜窸窸窣窣的声音在身旁如约般响起,黑暗中Optimus眼疾手快一个翻身一把将少年按倒在床,随即受到少年直冲自己脸部的反手一击,眼前整个世界一黑。


……

Optimus猛地睁开眼,瞳孔急剧收缩大口大口急促地汲取着氧气。

是梦?

身旁已然不见人影,Optimus迅速爬起来打开卧室的门,鼻尖开始晕绕着浓烈的血腥味,打开整个客厅的灯的瞬间整个房间都明亮起来,孤零零的少年手拿水果刀双手尽是殷红的鲜血流淌呆滞地站在那里。

Optimus心中一惊,紧张地走进一看,发现那是Bee自己的血。

手心上的新鲜伤口有血还在不断地喷涌而出。

为了保持清醒抑制住自己的行为而这样自残。

Optimus的内心疼地说不出话来,他觉得上帝对这个孩子实在是太不公平,这个孩子却一直以他积极的一面对上帝微笑以待。


如果他知道上帝是谁,他一定好好包扎完Bee就去找上门去狠狠打他一拳。

“大哥...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了...”

少年近乎颤抖还带着哽咽的声音深深刺入Optimus的心,那种感觉难受得形容不出来,总之对他来说实在太煎熬。

“没事了...没事了...有我在呢。”

夜里Optimus像安抚婴儿一样紧抱着少年轻轻地有节奏地拍打着怀中人的背部。



第三天的早上Optimus带着Bee去了医院。

医院的审判书初步诊断是精神分裂。

Bee的父母接到消息很担心他,原本在美国工作的他们千里迢迢赶来。

当然,Optimus发简讯给Bee的父母的时候有意忽略了字句一些对他们有所隐瞒。

“孩子,在心理工作上照顾Bee的事就拜托你了...自从Bee幼时起我们常年在外工作想给他好的生活到头来却发现对Bee的喜好了解和沟通实在太少了...”

对方母亲眼眶还明显泛着红,显然是刚刚又为自己的孩子的不幸大哭过一场。

其实Optimus挺理解眼前为人父母的两位,他们在外为了给Bee更好的也不容易,只是工作让他们忽略了亲情上的缺失,到头来回首发现已后悔莫及。



而正是Optimus的某种对Bee的情愫,虽说不能完全取代亲情,却一点一点弥补了这种内心的缺失。

Bee的父母也很开明,他们知道两个孩子之间的事同时也默许着,对于他们来说,已经难以弥补儿子内心空缺的他们一切以儿子开心最重要。

他不知是该庆幸还是该难过,庆幸的是Bee的精神问题使他免除承担法律责任,难过的是他的感情并没有完全弥补Bee内心的空缺连他有心理精神疾病都毫不知情。有时候他甚至开始怀疑这份工作究竟于他有着什么样的意义。

Optimus辞了职,以家属名义用之前的积蓄在家照顾并请了私人心理医生一同治疗Bee。

从前阳光开朗放荡不羁如今像笼牢中的羁鸟的Bee开始害怕伤害任何人,情绪越来越自控不能,从前的阳光开朗不复存在他开始将自己封闭。

心理医生所不能治愈的是他内心的恐惧,那种会伤害到他挚爱的大哥的恐惧。

没准哪天你就会跟之前那些人下场一样,还要靠近我干什么啊!!

下一秒轻轻的一吻落在额上,一切忧愁都被一扫而光。

Yes,I know.
I would lay down my life for you.

某个瞬间Bee愣住了。头一次有些愣神地好好仔细看着跟前这张面孔。

如果能后悔,Bee觉得他也从不后悔遇见Optimus。

星河漫天在夜空中静静闪烁,这个夜晚终于安然入睡。

相互依偎,你还有我,我还有你。

都说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啊...


“有我陪你。”

专属于恋人成熟稳重的声喉在耳旁轻声低语。

FIN_




【ps其实沃还是想写死Bee的这样现实一些,或是两人一起赴死也是一种解脱,但最后还是发了个这样的糖(?)】

评论(26)
热度(61)

© YURU_蓝夏. | Powered by LOFTER